前情提要:跳舞的意義(一) :學生與街舞的邂逅

每當無法承受來自生活各處的壓力時,我就會放起最熟悉、那些充滿節奏與饒舌的音樂,仿佛回到初學街舞的單純,在跳舞的那一刻,我是自由的。


 

沒有時間,所以珍惜時間

小弟大學畢業之後,無縫接軌地開始在政府工作,高工時、高壓力,配合低尊嚴與低成就感,簡直是扼殺夢想的喪屍行業,每晚回家的路上,常捫心自問,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嗎?

2008年,身體力行的莫忘初衷

過去六、七年毫無節制與章法的練舞,導致頸部、腰部跟腳踝舊疾纏身,長時間的工作量與工時,讓跳舞時間大幅縮減,每次練舞也顧慮舊疾提早結束;工作上不得不低的頭、莫須有的責難、搶資源推責任的角力和強制參加的派系鬥爭,再再加強了我對跳舞的想念,只有街舞,能喚回最單純的自己。

2009Underground

退伍後的第一場比賽:Underground Battle

羽信老師在白河幫眾陸續當兵期間拿下許多比賽冠軍,隻身闖出Popping、Breaking雙棲舞者的名號,一個人就代表整個白河幫,我們其他人在退伍後努力調整狀態,半工半舞的參加各種比賽。

Underground Battle,殘念的止步於四強

因為工作沒有時間,反而更加利用時間,小弟我開始採用系統性的訓練方式,只為確保有限的時間內,能讓每一刻的自己,都是最強的自己。

2010 outbreak

與偶像Flea Rock與Moy合影,同時是我跟姚雞傳道比賽時的評審

2010年,超越想像的頻寬世界

退伍以來,社群網站日漸活絡、智慧型手機發達,隨時透過Youtube或Facebook觀看世界各地的比賽跟影片(Instagram還不紅),國內也經常邀請國外舞者擔任評審或參加比賽,才華洋溢的美國bboy、訓練有素的韓國bboy、復古幽默的日本bboy以及各具風格的歐洲各國bboy重磅來臺,臺灣的街舞圈眼界大開。

2010 Outbreak,裁判是偶像的情況下,100多隊海選進16強

受惠於國際交流,小弟我有幸在臺向Ken Swift、Mr.Wiggles、Poe One、Bounce、Crumbs等傳說級前輩,還有Teknyc、Flea Rock、Moy、Luigi等中生代舞者學舞,對於街舞的起源、發展或文化符號上的疑問都獲得面對面解答;最讓我咀嚼的是,當我問Flea Rock如何像他一樣,有如此多創意的Burn(在顯著的節拍上向尬舞的對手比出挑釁性的姿勢),無論是開槍、小刀或是拳擊,每一個細節都如此瀟灑?

Flea淡淡的說:「別想著要跟我一樣,你的舞蹈,要跳出你的故事。

對於這從沒想過的答案,我愣住了;感動之餘,他開始靠北政府很爛啊,他在吃素救地球之類的...對抱歉我就是在政府工作啦。

Flea Rock是我最喜歡的Bboy,而越有風格的人,個性會越難駕馭

興趣的底限

沒像週遭朋友以跳舞為生,拆開興趣與職業讓我能維持跳舞的熱情,但一次次的比賽也感受到與職業等級漸行漸遠,這樣差距經常令我感到沮喪。我認為舞台上、circle中,你的舞步、你的風格才代表了自己,如果要大聲說出我的興趣是跳舞,當音樂來時,就該有舞者的樣子。

2011年,Ken Swift盃,白河幫數次第一輪遭淘汰後,我決定每次比賽都要第一個上,以防跳不到

好幾年來對街舞的探索,也逐漸建立起對事物的價值觀;Breaking概略而言有四大基礎(footwork,freeze,power move &top rock),同時有其相應適合的音樂,小弟我覺得心中要有幾位視為模板的bboy,投入目標與方向才明確,同時鑑往知來,得以挖掘街舞的來龍去脈,嘻哈文化的深層故事,理論與實務兼具後便能不受芸芸旁人所左右,久而久之,在模仿與學習中內化出自己的風格;上述種種,放諸四海適用於培養任何的興趣。


街舞的意義

迄今,白河幫最佳戰績也只有2008年Freestyle Session、街頭文化祭進到決賽圈,多的是選拔就被淘汰或是16強輸掉的悲劇;過去比賽的對手也一個個變成比賽的評審,街舞活動開始帶給我些既期待又怕受傷害、如此熟悉卻又陌生的違和感,

2012 街頭文化季

2012年街頭文化祭,搖雞傳道、羽信老師、我、阿豪和眼鏡,白河幫經常我們五人參賽,然後被淘汰

2012年,街舞起源:紐約

工作了4年,和阿豪跟搖雞傳道討論許久,出發前往街舞的發源地 - 紐約,參加把Breaking發揚光大到全球的Rock Steay Crew的35週年活動。絢麗的第五大道、滿是觀光客的Bryant Park、古意的帝國大廈以及不斷在電影中現身的時代廣場,相對的,Brooklyn的5pointz大樓、Harlem的哈波羅劇院和Bronx的街頭;站到這塊土地上才瞭解,唯有此般衝突與融合、國際與本土交會的地方,才能孕育出影響眾人的街頭文化。

2012newyork

在有如閃舞的舞蹈教室上著Abstract的課

這趟街舞之旅,我們在紐約的舞蹈教室上了SkillMethodz舞團大老Abstract(與Flea同團)的課,小弟我不確定是不是崇洋媚外的關係,在紐約上課的感覺就是不一樣,教室完全就是電影閃舞(FlashDance)女主角經典solo的教室,學習吸收度都增加好幾倍(然後現在還是都忘光了)。

2012RSC35

現場cypher比比賽本身還刺激

RockSteady35th主活動辦在曼哈頓Chelsea的The Altman Building,才抵達會場就聽到震耳欲聾的嘻哈樂,小弟我覺得紐約的bboy都在這了;無論是主賽事的3on3 battle,或是各輪淘汰賽中間的cypher時間,來到街舞的故鄉才知道我所擁有的所有技術、舞技,在這些人面前簡直一文不值...有如渾然天成的音樂性、各種招式的完成度與創意感,所有我過去看過、經歷的,完完全全都只是複製品。

Rock Steady 35th Final:當時的Tata還是個紐約Local bboy

在cypher裡,兩個我不知道名字的當地bboy不斷地互相叫囂,從這個圈子尬到那個圈子,終於打了起來而被眾人拉開;四周除了單純享受音樂跳舞的,特地找人挑釁尬舞的更是不在少數;當Tata在我面前後空翻,頭就要撞地的下半秒,瞬間用單手將全身撐住時,小弟我覺得自己像誤入叢林的小白兔,若跳進這裡的舞池中一定會被瞬間撕裂,過去累積的一切恐怕都將消散於異鄉,我膽怯了...

紐澤西林肯公園的嘻哈演唱會

接著前往紐澤西的紐華克林肯公園參加RockSteady35th的音樂會,第一次在公園參加活動(全場全都是黑人,紐華克還是全美十大犯罪城市),對於人身安全的恐懼遠遠不及認清對於所熱愛之物的受挫、無知與弱小;在紐約短短的兩週結束了,搖雞傳道繼續在紐約習舞兩個月,而我跟豪友則返臺回歸工作崗位。

2013年,時不我予的街舞世界

2013breakfree

2013年,Break Free的cypher活動

返國後小弟繼續練舞、跳舞和比賽,治療多年的腰傷已有成效,且漸漸懂得在保護身體的前提下跳舞;經歷紐約之旅,街舞的意義在我心中有些改變,似乎已經逐漸失去能夠盡力一搏的時間與體力,比賽、勝負或是鬥爭心似乎距離我越來越遠了。

2013年,Out of Sight個人海選進16強

沒想到,一場在舞池內海選32名參賽者、再隨機組成16隊2on2的Out of Sight活動,單純只想跳跳舞的我被選進16強,還順利的挺進了下一輪,這是我第一次以個人名義比賽,能有點成績帶來很大的鼓舞;或許,我還有機會一搏,也許能了結長年下來的宿願 - 「贏得一次冠軍」。


因為熱愛,所以遺憾

2014年,淡江盃

小弟我以比賽為目標開始訓練,除了整理過去幾年建立的基礎外,還找了高中教我跳舞、大學和我比賽的餅乾特訓,為了在平均年齡小我10歲的街舞比賽中得名;半年後,我、眼鏡和羽信老師三個平均年齡30歲的白河幫大叔,參加了淡江盃3on3比賽。

為此我開始針對比賽特別訓練(要想拿下淘汰賽冠軍,至少要準備20套以上來面對一輪一輪的對手)

為了完成拿到冠軍的宿願,真正對得起投入如此長時間的熱愛;縱使白河幫三人光看外表已經跟充斥學生的活動現場格格不入,仍靠著比賽多年的氣勢猛瞪全場屁孩,氣勢不能輸。

2014年淡江盃,是我迄今比賽生涯最完整、成功的一套

小弟我盡了全力,白河幫還是輸了,是連複賽都沒晉級的輸了。在輸過很多次的比賽之中,是最為遺憾的一次;沒有難過、沒有不甘心,就只是單純的遺憾,對於自己是個半吊子bboy的遺憾、對於可能再也沒機會贏得冠軍的遺憾、對於10幾年來總把跳舞掛在嘴邊卻毫無成就的遺憾,以及似乎已經在這個時代脫隊的遺憾。

白河幫終究沒有晉級16強輸了

句點?頓點?亦或是逗點。

輕易地輸掉全力準備的淡江盃,我每週練舞夥伴眼鏡也準備去美國Google工作離開臺灣,這一年羽信老師也結婚了;白河幫眾們開始以吃飯代替跳舞、出遊取代比賽,漸漸地開始找不到固定跳舞的夥伴,只能默默習慣一個人練舞的時光。

白河幫為眼鏡辦了場farewell battle,我和羽信老師特地編了支猩猩舞,來緬懷幫寵眼鏡

小弟我覺得,畢業以來我擁有一段多采多姿的半工半舞時光,長年以業餘舞者之姿挑戰職業舞台,半吊子的跳舞狀態當然會贏不了任何一場比賽冠軍,認清自己的天賦與能力是最難解的生活課題;看破自己的平凡,每一件事情都會變得相當簡單,從10年前放下社團準備大學聯考、8年前全心全意準備國家考試的時刻起,其實就已經放棄很多關於街舞的可能性。

眼鏡的farewell battle,直到現今(2018年)竟然是最後一場白河之夜

然而,人生本就由很多次很多次的選擇堆疊而成,為此感到遺憾、覺得失落或是心情難過都很正常,但絕對不要後悔自己所做的每一個選擇,這是街舞她花了十幾年所教導我最重要的人生態度。


 

接著,小弟我離開了人生第一份工作,也結識當時的女友(現在的廢妻太太,廢妻物語專欄:https://goo.gl/SZkgHN),我與街舞的故事走向第三個篇章...

跳舞的意義(三):無保存期限的追尋

 


更多小弟我覺得

家裡自去年起養了一隻叫做廢妻的囂張生物,廢妻物語專欄:

 
小弟我覺得 The way I see it - Blog:
 
小弟與廢妻的出國遊記:
 
小弟在職場沉潛多年的體悟,人在公門好窒息專欄:
 
小弟與舞蹈的羅曼史,跳舞的意義:
 
小弟看完電影不吐不快,影評專欄: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orty 的頭像
Shorty

The way I see it - 小弟我覺得

Sh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