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個尋常的午休,一如往昔地在司令台練舞,上課的鐘聲響了,我沒回教室而躺在司令台地板上,心裡想著「我想要一輩子跳舞跳下去」。


 

2001年:街舞與我的邂逅

小弟我是個很平凡的學生,就讀社區國小以及國中,在大我三歲、總是全校第一名的姐姐陰影下長大著;我的煩惱很單純,遇過的每一個老師都認為我不如我姐姐,有時候會懷疑,我在爸媽的心裡是不是也不如她。

令莘莘學子迷失自我的第一學府

國中畢業考上建中,人生第一次出現不及格分數(而且幾乎每科都不及格)的成績單,認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文盲,沒有任何興趣所以放學(還有上學時)就跟著去打網咖;才知道世界原來這麼大,大到有無盡的煩惱要面對,我常常問我自己:為什麼活著會這麼累?

2003建中

曾經有一段時光,我每天都不想踏進校門上學

直到參加了一場都是宅男腐女的聖誕舞會,被學長強迫跟緊身皮衣的恐龍妹在舞池中央四肢僵硬地合舞;隔天不假思索立馬加入熱舞社,拒絕再當壁草跟龍騎士;在根本不懂街舞是甚麼情形下,乖乖地白天在學校司令台、晚上在中正紀念堂,埋首練習叫做Breaking的舞蹈,甚麼意思?我還不知道。

2002貳拾聯

第一次上台表演,右上角是我媽

因為街舞,學校也充滿歡笑

同班同學蔡宗翰比我早加入熱舞社(據瞭解,建中每一屆至少有一個蔡宗翰),外觀至少30歲的他教導我很多(西門町)街頭的知識,為了看起來帥一點,買了第一雙愛迪達SuperStar、街頭服飾的風褲跟潮T、戴上隱形眼鏡,街舞的概念仍然模糊,但我因而找到生活重心,也第一次喜歡鏡子裡的自己。

2004建中

熱音社的菊花、慈幼社的小玉跟資源同學都是我非熱舞社的高中最好朋友

小弟我是個討厭放棄的人,翹課練舞、放學練舞、假日也練舞,練成了熱舞社的社長;到各個學校舞會表演,認識其他社團、其他學校的好友,每天我都很期待去學校,和大家一起跳舞;原來,上學可以這麼開心。

2004成果展

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- 熱舞社成果展

高中社團生活隨著成果展一起落幕,等著我們的沒有別的,只有大學聯考;我常常不想念書、不想上課,一個人躺在司令台地板上,不切實際地想著「我想要跳到20歲、跳到30歲,一輩子跳舞跳下去」。

成果展裡練最久的一支舞


2004年:街舞是我的歸屬

建中三年是極端自由的集體生活,一起翻牆、一起網咖和一起去虧妹;臺大的四年,是異常放縱的個人生活,一個人選課、上課,一半以上的選修課,甚至大多數的時間不用上課,大學新鮮人經常迷失在毫無規則的校園生活中,那時有學姐跟我說如果不參加迎新宿營,會交不到朋友,最後參加了我還是一樣沒朋友,可見一斑。

歸屬感是大學生活的燈塔

2004年成為大學新鮮人,當時我覺得系上的人都很無聊,那些球隊、活動或是系學會是缺乏歸屬感的人們創造來互相取暖的平台,小弟我生平最痛恨三種人:熱衷於迎新宿營的女同學、為了討好女同學而熱衷迎新宿營的男同學、以及縱容一切的系主任。

2006花蓮

找我一起跳舞的羽信老師

就在我每天迷惘,每節下課都無處可去時,羽信老師找上我,約在舊體育館二樓的舞蹈教室,他說比起跳三年的Popping,他更愛沒接觸過的Breaking,想好好琢磨這個舞蹈。

2005白河幫

有人送我們一人一件白河養豬生產合作社的T-Shirt,就決定叫白河幫(沒有人住在白河)

我們認真研究街舞的本質,看遍Breakvision、OldschoolDictionary、TheFreshestKidz等DVD以及網路上各種專訪影片,每天中午、晚上還有上課時間都泡在舊體練舞,以農主廚(上圖左一,現任西餐廳Pico Pico主廚)則像個監護人一樣陪著我們(通常躺在旁邊睡覺),因為幫好友樂團宇宙人的表演伴舞(不是那個色彩繽紛的宇宙人娃娃),很喜歡樂團團員間的歸屬感,我們決定要組一個舞團,叫做白河幫

一腳跳入街舞的世界

街舞源自於街頭,1970年代的紐約許多波多黎各、以色列或是有色人種的第二代移民,除了打球、幫派跟販毒的人外,更有一群人跳舞做為抒發生活壓力跟維繫友誼聯帶的方式;據稱Dj Kool Herc開始,用唱機把James Brown黑膠歌曲裡沒有Vocal的間奏(就是Break)重複播放,年少輕狂的舞者們就用這段節奏跳起舞來,B-Boy(Break Boy)誕生了。

2007

身為BBoy,我們生活不忘Breaking

為了驕傲地自稱BBoy,白河幫開始參加街舞比賽,真正把自己跟那些舞蹈老師、職業舞者放在同一水平尬舞,迫使自己成長,第一次比賽是2005年的Doobiest街頭文化季,然後很輕易的就被淘汰了。

第一次比賽才知道,DJ隨機的音樂、對手兇狠的反應以及滿場的觀眾讓人多麼緊張

每週六晚上我們都在臺大任意空地尬舞,重新燃起許多建中熱舞社學長的舞魂,當時除了曾跟蛋堡同饒舌團的羅伯峰(現任全臺宅配蘿蔔糕第一名店梁家瘋味老闆)之外,白河幫眾都來自建中熱舞社,與學校社團不同,我們只是群單純熱愛街舞的熱血青年。

無憂無慮的跳舞時光

舞蹈源於音樂,美國東岸嘻哈East Coast Hip Hop的節奏鮮明,每四個八拍、每八個八拍都是大鼓與小鼓交織的循環,饒舌內容言之有物,饒舌的節奏Flow與音樂諧和不突兀,相當適合Breaking頓點分明的動作;跳舞之餘,我愛上東岸嘻哈,搜刮EricB & Rakim、Mobb Deep、GangStarr、Wu-Tang Clan...etc等CD,成為邊走邊律動的屁孩。

2006白河幫

奇裝異服、麥克風頭是嘻哈少年基本配備

除了比賽,白河幫也有許多表演,除了自我提升,還要編舞、練排舞,每天不是在跳舞,就是準備要去跳舞;生活的挑戰、成就、興趣、運動以及友情都圍繞著街舞,漸漸地,只有跳舞可以簡化日常的煩惱、惟有音樂打破心中的藩籬,原來街舞就是我的抗憂鬱藥。

2006東吳成發

一起跳舞、一起表演,我覺得自己不孤單

街舞的一切,背後的嘻哈文化、街頭的符號意義、舞蹈激發的創新與勇氣,不再只為我帶來自信,更在我庸庸碌碌的生命中灌輸外於自己的價值,透過挖掘街舞的源起與社會意義,我可以不只是舞蹈家,還是藝術家、歷史學家、文化學家更是社會學者,這輩子第一次如此熱愛一件事;同時,還有一群好友,和我一同歡笑、一起向前。

東吳熱舞社成果展,和高中是我老師的餅乾合舞,意義非凡


街舞伴隨著我的痛苦與成長

街舞源自街頭,自信的態度、擴張的肢體只為表現最好的一面,日日夜夜的跳舞讓我忘記停下腳步,好好思考自己在做甚麼?自己想成為甚麼樣子?我被時間推著推著,有時會忘了自己是誰。

逐步成長的同理心

白河幫這群好友,有時會像面對家人,滿口玩笑與嘲諷取代了說不出的感謝,又因為投入更多的排舞表演與比賽,集體的練習造成每個人時間安排上的衝突,當時小弟人際相處思維淪於片面,輕易地把想法套在別人的生活,同理的缺乏、自大的態度,口無遮攔的責怪與要求,時不時造成與團員的矛盾與衝突。

都是建中熱舞社出身的白河幫在建中熱舞社成果展表演

許多美國傳奇舞者同時具有幫派身分,正值壯年過世的不在少數,溫良恭儉讓本就與街舞的態度不相干,自我、自大與自負有時才是藝術跟創意的泉源,當時的我視為圭臬,卻忘記白河幫,是靠真正的友誼所凝聚起來。

遺憾與犯錯,時間也繼續往前

白河幫依舊活躍,歸功於羽信老師的堅持與投入,排舞幾乎由其一人操刀,甚至大學被二一換來更多街舞圈的尊敬;許多幫眾淡出了,不同人不同原因,小弟終究覺得都與我有關,來自越重視的人的無心言語越傷人,越由好友組成的團體,傷害與分裂越難以癒合。

白河幫大多排舞都用以農主廚當主軸,一方面也是因為他跳不動

白河幫眾的本業仍然是學生,當時我沒看清跳舞終究是興趣不是職業,若更珍惜與好友們的夥伴關係,後來的十年或許會不一樣;人必需為所做的每一個決定負責,試圖逃避或後悔也沒有用,事實是不會消失的,最重要的是勇敢面對、向前邁進,最後悲傷變得愈來愈淡薄,只會留下快樂的回憶。

學生時代最後一次臺大盃

小弟我在大三決定了未來的生涯規劃,投入多數時間準備國家考試,這次跟考大學時不同,依舊固定每週一到兩次的練舞,週六晚上跟白河幫眾在校園內尬舞,大四又再比一次臺大盃,街舞已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2005

喜歡比賽時眾人注目的感覺,前提是要跳好


2008年:大學畢業

2004高中

高中生涯最喜歡的一張照片,據小玉說是他照的,也是他最喜歡的

街舞圍繞我學生時代的一切,為小弟我帶來每天生活的動力,以及許多難以痊癒的舊傷;建中熱舞社是我自信的啟蒙,白河幫的草創、轉折與冒險塑造了我未來的雛型。街舞、嘻哈文化與饒舌音樂懂得還不夠,腦中許多問題未獲解答,真正的BBoy樣貌在腦海中仍舊模糊;但我擁有一票好友,街舞將我們連結在一起,這趟旅程遠遠還沒有結束。


延伸閱讀

跳舞的意義(二):遺憾卻不後悔的街舞態度

跳舞的意義(三):無保存期限的追尋


更多小弟我覺得
家裡養了一隻名為廢妻的囂張生物,廢妻物語專欄:
職場沉潛多年的體悟,人在公門好窒息專欄:
校長兼工友的父親育兒日記,去找你爸專欄:
吃很少卻總得買單的美味食記,小弟食記專欄:
看完電影不吐不快,小弟影評專欄:
熬夜追美、英、日劇,小弟追劇專欄:
不想出國卻得規劃一切,國外遊記:
天龍人總被迫離開臺北市,國內遊記
老婆很廢就是連婚禮都得自己準備,婚禮歷程:
30餘年的人生體驗,小弟生活專欄:
舞蹈羅曼史,跳舞的意義專欄:

    Sh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