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土生土長天龍國民來說,連到新北市開會都會造成身心靈負擔。去年被廢妻拖去日本四天三夜顧小孩,才回家就被凹去菲律賓出差後,今年則是才從嘉明湖下山,隔天就要出國開會,「福無雙至、禍不單行」正是如此。

亞太經合會:跟智利一樣跟我人生無關的會議,大會攝影師每次都惡意地選在太陽最大時間面光照相

拿到會議議程,是一長串完全看不懂的西班牙文,意識到事情相當大條。原來,這次開會地點是只有國中地理課本才出現,送機票我也不去的國家:「智利」。


天涯之國 - 智利

智利,南美洲大陸西側的狹長型國家,官方語言是西班牙文,以有山有海的自然風景還有復活節島巨石像聞名,高海拔、高緯度再加上南美風情,名列小弟我絕對不會去的國家前225名。

出差已經夠不爽,還登上一台Hello Kitty專機...

智利與臺灣互相免觀光簽證,但囿於公務出國,除了得去AIT面試外,還連轉兩次機(臺灣 - 洛杉磯 - 邁阿密 - 智利)花了32小時,行經最想去的兩個美國城市,卻完全開心不起來。

機場免稅店,一個世界各地都一樣無聊的地方,只好不斷地在酒吧買醉等待轉機

飛到邁阿密後,就再也沒看見黃種人了。躺在隔壁邊睡覺邊腳蹬我的小妹、金髮碧眼極正空姐或是後座不斷莫名對我微笑的大鬍子阿伯,每個人開口閉口都是西班牙文,完全進入西班牙文盲世界。

爆睡小妹的媽媽一直用深不見底的事業線跟我道歉,再委屈我也只能吞下去


Viña del Mar

會議地點是智利的Viña del Mar(根本不知道中文是甚麼),聽智利外交部大叔說是個濱海的觀光城市(但他這輩子第一次來),飯店服務生說著名的景點是間有電影院的Mall,因此我決定每天都要待在飯店。

會場四周意義不明的有好幾座城堡

住宿被訂在市區的Novotel(華航桃園諾富特的連鎖飯店),設施完善、服務友善而且地點相當好;不知是高海拔或高緯度的影響,雖然太陽不大也不熱卻無限施放太陽拳,人在戶外眼睛永遠被閃到張不開。

白天很亮但是很冷,導致頂樓游泳池完全沒有異國風情可欣賞

智利人頗為慵懶,飯店的刷卡證明直到回國後都沒拿到(遊記都寫完了),每天從飯店至會場都有警車開道,卻只夠彌補司機跟開道警察在出發前閒聊所拖延的時間。

人生第一次坐上有警車開道的車子,但其實路上沒人鳥我們

五臟俱全的濱海城

結束恐怖的五天會議,本想在飯店睡掉最後一天的我,被迫丟錢參加一日遊當分母;導遊兼司機載著我們參觀 Viña del Mar、旁邊 的Valparaíso,以及首都Santiago。

海邊到處都有海獅,而且非常吵。

狹長濱海的Viña del Mar風景像花蓮,寬廣的街道有些洛杉磯風情,步調緩慢、風景幽美,如果不是來開會,倒是挺適合養老的。

城市裏的小Moai,原來是政府從復活節島搬來的,導遊不說我還以為是裝置藝術勒

智利的特色是美食,本市的名產是海鮮,卻實在吃不出美味;走過亞洲、澳洲、北美及南美洲,還是臺灣的食物最好吃(我不想去歐洲或是非洲比較)。

La Flor de Chile:Google上2,488人評價平均4.5顆星的小酒館,其實也還好...


Valparaíso

意為「天堂谷地」,是智利的文化、立法首都,人口28萬多人,舊城區又稱塗鴉山城Valpo,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。

塗鴉山城Valpo:老街感很像十倍大的公館寶藏巖

聶魯達Pablo Neruda故居

諾貝爾文學獎得主:智利詩人聶魯達,曾經寫道「如果我們走遍了Valparaíso的所有階梯,那我們就環繞了世界。」,衝著這句話,似乎就算不知道他是誰,也得 他家晃晃

其實跟我朋友在南崁的透天厝蠻像的

整座Valparaíso帶著一股鬱悶在心頭的哀愁感,路上當地居民不多,取而代之的全是觀光客,建築物與交通設施老舊的像大同區迪化街,卻毫不掩飾無意革新的慵懶感。

太陽實在刺眼,終究在Mall裡比手畫腳的買了副10,000披索的墨鏡(臺幣450元,智利物價完全沒有比較便宜)

塗鴉山城Valpo

若你是攝影達人,待在塗鴉山城,只怕相機跟眼睛會High到腿軟,舊城牆面的塗鴉滿到驚人,與費城或紐約那些重視嘻哈、字體與街頭元素的塗鴉不同,大多走寫實的繪畫風格,少了嘻哈元素,多了些藝術風情。

塗鴉山城路上只有狗跟觀光客,充斥著不協調的空洞感

塗鴉山城有那麼點像寶藏巖,沒有騎樓、招牌以及無限山坡的街道,更凸顯每個塗鴉的存在,也是熱愛塗鴉與攝影者的天堂。

幾乎沒有下車,一路看導遊炫耀他車神般的山路技術,因此只能拍到一堆側面照


Santiago

智利首都,又稱Santiago de Chile(智利的聖地亞哥,大概是太多聖地亞哥了),人口561萬、海拔570公尺。

聖地亞哥鳥瞰圖:灰茫茫、車超多、路上怕被搶,果然出國首都最棒了

貝拉維斯塔露臺廣場Patio Bellavista

極具波希米亞風的露臺廣場,充滿手工品店、餐廳跟酒吧,活像五倍大、更華麗又更具設計感的華山特區。

若我一個人來,應該是可以在這從早喝到晚

白天造訪就像早上去香港的蘭桂坊一樣選錯時間,無奈於晚上的飛機也只好走馬看花;露臺廣場附近五星級飯店林立,若真要來智利我一定選住在這裡!

每間餐廳都散發出強大的異國情調,相對的,店員跟其他顧客也感受到我小黃男強大的亞洲風情

聖克里斯托瓦爾山 Cerro San Cristóbal

搭乘1925年開通的登山車Funicular至山頂鳥瞰聖地亞哥市,鑑於西班牙文的票價說明,只能無視自認為能判斷西文定義然後一直搞錯的長官,直接yo my man批頭詢問櫃台的爆炸頭服務員,才知道登山車分成單趟、來回,甚至還可以轉車去別座山頭。

60度的斜坡纜車,中間還很新鮮地會車

鳥瞰完聖地亞哥市,我走上階梯想去廁所(baño=廁所,本趟唯一學會的單字 ),發現廁所之上竟然就是智利的聖母像!

山頂播放著西班牙文的彌撒,高冷又神聖的山頂,讓身心靈都沈澱下來

由雪白大理石雕刻而成的聖母像,高14公尺、底座8公尺,是法國送給智利的禮物,故本山又稱為聖母山。

近看時,聖母像的神聖感油然而生

此處遊客眾多,卻都靜靜地待在聖母像之下拍照、休息跟禱告,不知是聖母像的神聖使然,或是因為所有走道都放滿了「肅靜(Silencio)的字牌」,多到我都擔心講話太大聲聖母像會動起來扁人)。

聖母像底座是塗滿壁畫的禱告室

武器廣場Plaza de Armas

聖地亞哥市政府

1541年,西班牙征服者佩德羅·德·瓦爾迪維亞(Pedro de Valdivia)在聖地亞哥建城(反正每座城都叫聖地亞哥就對了,智利人的慵懶想必是承襲西班牙人的懶惰),並在市中央修建武器廣場,最早還置有處刑用的絞架。

征服者佩德羅·德·瓦爾迪維亞的雕像,雕成這樣到底是誰被誰征服啊

現在的武器廣場有如總統府周邊的中正特區,環繞廣場周邊的是康坡斯特拉大教堂、市政府、中央郵局與王宮等重要機構。

路上有一對中年男女在表演互嗆,圍觀群眾都笑到翻掉,我聽不懂西文也只好在旁邊陪笑

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大教堂Santiago de Compostela Cathedral

西班牙人征服智利時受到原住民頑強反抗,於是建立教會改採懷柔策略,並在1558年完成大教堂,1818年智利獨立後,這裡已經成為當地天主教教徒的精神依靠

可惜沒機會看到白天的全貌

教堂內莊嚴肅穆,望彌撒的信徒與狂拍照的過客所形成的強烈對比,直覺聯想到曼哈頓第五大道上的聖派翠克教堂(St. Patrick's Cathedral)。

縱使再怎麼突兀,也得瘋狂拍照

教堂內金碧輝煌,收藏有「最後的晚餐」畫作、十七世紀大銀燈以及無數的精美雕像,小弟還親眼目睹向神父告解然後痛哭的正妹信徒,可惜聽不懂西班牙文無法偷聽內容。

大天使米迦勒San Miguel Arcangel的魄力十足


結語

我會西班牙文我最屌

全球約有五億人講西班牙文,除西班牙外都集中在中南美洲國家,本次深刻體驗到全球第二大語言的威力,智利人完全沒在跟你講英文的。

Empanadas:西班牙餡餅,進到一家有28種餡餅的餐廳,菜單完全看不懂外,店員唯一會的英文竟然是 「No english.」

抵達每個景點的感受和南韓差不多,就是每個字幾乎都看不懂、聽不懂,好險在PChome買了美洲14GB的上網用sim卡,隨時google不至於迷失在智利的巷弄之間。

直到離開我才知道我去過聶魯達故居

不懂西文卻想南美洲國家自由行真得做足功課,否則吃個飯、逛個街都會因語言碰壁,增添旅伴之間的摩擦,甚至於絕交都很有可能(小弟身邊血淋淋的例子,就是發生在智利)。

在Mall的美食街怒吃熱狗堡,比手畫腳點完餐後。女店員講了一串西文,見我毫無反應,又比著自己胸口唸了西文單字,深情地看著我,還以為是跟胸部有關的色色事情,隔壁大叔看不下去,說她在問我的名字...

 

超級狗狗友善國家

來到智利,首先映入眼簾的,不是高山美景或異國風情,而是在觀光景點、五星飯店或政府機關,都四處可見四腳朝天、爽過日子的狗狗。

路上任何跑者腳邊都有跟跑的狗,多到不確定是寵物狗還是隨便亂跟跑的狗了

會議團照現場有躺在地上不走的狗、聖母像也躺了三隻狗,露台廣場跟武器廣場也躺滿狗,卻從沒見人趕過狗、沒見過狗會怕人,智利是我見過最友善狗狗的國家。

聖克里斯托瓦爾山上的狗氣定神閒到像是工作人員

Viña del Mar最著名的花鐘下,也躺了隻在曬太陽的狗

天涯之國:智利

智利位處美洲大陸最南端,因此自稱天涯之國。但是,論觀光魅力不及巴西,文化典藏不如秘魯(連國酒Pisco的原產地也在國際仲裁輸給了祕魯),只剩復活節島那些憨石像的智利,旅遊吸引力真的相當薄弱

南美洲國家的熱情仍然不容小覷

智利人的熱情卻無庸置疑,飯店裡跟我搞定手機wifi的櫃台、超市開心推薦我買酒的大叔、會場找我照相的南美妹子,以及擔心我一個人喝掛的餐酒館老闆,每一位都留給我許多懷念。

會場小黃男還獲得南美妹子要求合照,科科

 

小弟我不愛出國(出臺北市)、不喜離家(離開臺北市),或許被送去智利這種遠在天邊、難以再去的國家出差,不是上帝對我的懲罰,而是鼓勵。


延伸閱讀

馬尼拉之旅:繁榮與落後兼具的矛盾城市

大阪之旅(四):萬博公園、黑門市場與回憶滿滿的大阪


更多小弟我覺得
家裡養了一隻名為廢妻的囂張生物,廢妻物語專欄:
職場沉潛多年的體悟,人在公門好窒息專欄:
校長兼工友的父親育兒日記,去找你爸專欄:
吃很少卻總得買單的美味食記,小弟食記專欄:
看完電影不吐不快,小弟影評專欄:
熬夜追美、英、日劇,小弟追劇專欄:
不想出國卻得規劃一切,國外遊記:
天龍人總被迫離開臺北市,國內遊記
老婆很廢就是連婚禮都得自己準備,婚禮歷程:
30餘年的人生體驗,小弟生活專欄:
舞蹈羅曼史,跳舞的意義專欄:

    Sh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