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used to think that my life was a tragedy.

我一直以為我的人生是場悲劇

But now I realize, it's a comedy.

我現在終於知道,他是齣喜劇

男主角Joaquin Phoenix飾亞瑟/小丑 Arthur Fleck/Joker

 

推薦分數:8.5分(無劇透心得)

2020奧斯卡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原創音樂

起源眾說紛紜的DC迷人反派:小丑(Joker)終於推出專屬個人電影,有別於提姆波頓(Tim Burton)卡通式的怪誕罪犯,或黑暗騎士(The Dark Knight)裡披著混亂外衣的魔鬼路西法瓦昆·菲尼克斯的小丑罹患狂笑症的邊緣人亞瑟,從派對小丑為職逐漸被社會給吞噬,最終華麗蛻變成服膺於瘋狂的小丑,號稱沒參考原作,卻驚艷地將漫畫中,那專屬於高譚市的腐敗、阿卡漢的癲狂,完美地躍然大螢幕上。

正如亞瑟成為單人脫口秀演員的夢想,本劇就是他的單人脫口秀,僅以亞瑟視角進行的故事,以派對小丑(Clown)為工作的他,如同許多外表歡樂內心憂鬱的喜劇演員,充滿悲傷寂寞與孤單,當他扣下板機殺掉視他如敝屣的菁英份子後,瓦昆用精湛入裡的演技,呈現亞瑟由黑白轉彩色的美麗心境,成為充滿快樂狂喜和瘋狂,那張不該被翻開的鬼牌(Joker)。

社會心理學角度觀之,小丑(Joker)深刻到恐怖地刻劃出社會資源匱乏,對個人心理健康的嚴重負面影響,若有任何人願意拉亞瑟一把,蝙蝠俠的宿敵是否就不會誕生?以超級英雄電影來看,小丑(Joker)是迄今最佳的反英雄詮釋電影,像諾蘭的蝙蝠俠一樣,深刻、寫實且極具邏輯合理性的,一步步引導亞瑟成為小丑。雖號稱獨立電影,卻令人萬分期待這位把瘋狂當藥吃的小丑,會如何成為君臨高譚市的犯罪王子。


以下有雷劇評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劇情大綱

亞瑟以派對小丑為職,單獨照顧臥病在家的母親,罹患狂笑症以及暗喻罹有其他精神疾病的他,不斷地被社會排斥著。充耳不聞的個管社工員、有所企圖的小丑同事、氣急敗壞的慣老闆,每每讓亞瑟備感壓力,而精神極度緊張時,便會止不住地狂笑。

一日,甫被老闆開除的亞瑟,於地鐵目睹三位韋恩企業員工對女乘客騷擾,因壓力開始狂笑的他被三人圍毆,情急下拿出同事塞給他防身的手槍,砰、砰砰砰、砰,其中兩人當場死亡,他再追上去殺了第三人。腦袋一片空白的亞瑟在路上狂奔,將自己反鎖在公共廁所內,逐漸冷靜下來的他,腦中不知什麼開關終於被開啟,開心地獨自狂舞起來。

亞瑟調查得知,臥病在床的母親只是他的養母,原來幼年受母親和她男友虐待,狂笑症與其他精神疾病恐怕因此而來,亞瑟彷彿理解自己的使命,手刃了養母,再虐殺假意弔唁的同事。受邀出席知名主持人莫瑞富蘭克林Murray Franklin(勞勃狄尼諾Robert De Niro飾)的直播脫口秀,自稱為小丑(Joker),並將曾經的偶像、拿自己當玩笑的莫瑞一槍爆頭。在飽受罷工影響、階級對立嚴重的高譚市,被理解為仇富象徵的小丑,成為庶民社會的暗黑象徵

 


Clown to Joker

派對小丑Clown是用滑稽搞笑的肢體語言,還有誇張道具來博取觀眾歡笑。有別於派對小丑,Joker起源自宮廷弄臣,是皇室唯一可與椰榆君主的存在,在塔羅牌或撲克牌中,愚者(小丑)幾乎是外在於世界的象徵,亞瑟從Clown逐步蛻變為Joker的歷程,既悲哀又令人欣喜,很瘋狂卻極其理性。

亞瑟家旁數次入境的長階梯,在他頹廢度日的生活裡,總讓背負著生活家計、精神隱疾還有社會排除的亞瑟,往上爬的步履闌珊,在槍殺韋恩企業員工、徒手悶死養母、虐殺昔日同事後,他如釋重負成為小丑,欣然地在階梯上的翩翩起舞,一度誤以為是萬花嬉春(Singin' in the rain)裡雨中漫舞的名場景,無比快活地令人毛骨悚然。

亞瑟受壓力時便引起狂笑,長期服用藥物也不見有效,詭異瘋狂的笑聲把他推向社會邊緣。結果,殺戮卻能讓壓力憑空消失,疾病引發的狂笑因殺人而停止時,亞瑟反而發自內心的笑了。他才理解,被迫假裝正常的不正常人生是場悲劇,愉快地抹殺帶來不愉快的人卻是場喜劇,看似無限瘋狂的背後,是小丑縝密邏輯的思辨結果(也因此最後上節目選擇殺人而非自殺)。

單口喜劇的著眼

單人脫口秀(Stand-up Comedy),是喜劇演員一人在台上不斷丟出各種笑點的喜劇模式,此種演員反應超快、極其聰明、隨時能掌握台下觀眾的情緒,以此為夢想的亞瑟,其心理上個性邊緣,生理面又患狂笑症,顯然並非具備此喜劇演員之天賦。

小丑(Joker)各幕均從亞瑟視角出發,完全是他的單人脫口秀,經他的視角闡述著,政府資源分配不均、權威人士的偽善、社會排除的不公、追逐理想的不易,以及亞瑟那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單純,就像每位超級英雄在首集獨立電影首集的成長,亞瑟每一次殺人便蛻變一次,嗜血之舞越跳越美,最終成為那顛覆高譚市的象徵。

莫瑞富蘭克林Murray Franklin(勞勃狄尼諾Robert De Niro飾)的節目上,亞瑟片中罕見地清晰、完整的說出自己的見解,並非對於槍殺韋恩企業員工的辯解,是單純清楚的說出被社會排斥與作為笑柄的心聲,一槍把自幼偶像莫瑞爆頭,超然地象徵自己是個青出於藍的喜劇演員(也像許多美國喜劇演員一樣,相當關心社會議題喔,笑)。

疾病起源的失焦

Alan Moore撰寫,蝙蝠俠系列漫畫最迷人的故事Killing Joke,是敘述小丑起源的故事,一個經濟困窘的Nobody,為賺錢鋌而走險,行搶前妻子意外身亡,被蝙蝠俠緝捕時失足掉進化學池,面目全非、精神崩潰變成小丑。漫畫中小丑自述是經歷這One Bad Day成為小丑,他亦認為蝙蝠俠也是經歷One Bad Day才成為蝙蝠變裝癖的偏執狂。

小丑(Joker)中讓亞瑟掛上精神疾病,有其可議之處,先驗帶入精神疾病的設定,觀影感受上可能導向思考強化家庭支持、增進社區醫學等社會福利議題,若像Killing Joke一樣,讓普羅大眾都有可能遇上連環的不幸(One Bad Day)而成為小丑,劇情雖有失去合理性之虞,但純粹闡述凡人羽化成魔的過程,或許更具劇情震撼性。

亞瑟的故事是悲劇嗎?看到他不斷地經由奪走他人性命找到自我,在眾惡黨的膜拜下,那源自內心的開心舞蹈、燦爛笑容,讓人不禁認同他說的「我一直以為我的人生是場悲劇,我現在終於知道,他是齣喜劇。

 


結語

觀影後令人不禁聯想若任一時刻,能有人出來拉亞瑟一把,是否便能阻止小丑的誕生?仔細咀嚼亞瑟從Clown蛻變成Joker過程中所獲得的喜悅,那簡直是種成長與進化的階段歷程,彷彿唯有殺戮能療癒他嚴重受創的身心靈,似乎再再暗示著,亞瑟成為小丑的必然性?

這是部只有小丑自己笑得出來的單人脫口秀,男主角瓦昆在雲端情人(Her)飾演那靠著電腦語音就能自瀆的希奧多後,再次獨挑大樑征服單一主角(軸)的高難度電影,他的狂笑、他的悲傷、他的舞蹈以及他的喜悅,都足以讓瓦昆第四度挑戰奧斯卡演技獎項,更直逼眾人在黑暗騎士(The Dark Knight)希斯萊傑(Heath Ledger)之後,為小丑一角所設的最高標準。

 


延伸閱讀

[小弟影評]江湖無難事 - 有夢才能幹大事

[小弟影評]從前,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 - 這不是電影,這是昆汀電影


更多小弟我覺得

家裡養了一隻名為廢妻的囂張生物,廢妻物語專欄:
職場沉潛多年的體悟,人在公門好窒息專欄:
吃很少卻總得買單的美味食記,小弟食記專欄:
看完電影不吐不快,小弟影評專欄:
熬夜追美、英、日劇,小弟追劇專欄:
不想出國卻得規劃一切,國外遊記:
天龍人絕對總被迫離開臺北市,國內遊記
老婆很廢就是連婚禮都得自己準備,婚禮歷程:
30餘年的人生體驗,小弟生活專欄:
舞蹈羅曼史,跳舞的意義專欄:

    Sho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